淦伊莱!!!

我爱伊莱和艾玛!!!!

如果(1:00)

佣占情人节1时/24时


 


这里安小萱阿,欢迎眼熟www


 


最渣最ooc的我来了~


 


情人节还是吃糖吧qaq/欢迎食用愉快


 


感谢阿琼帮我订正并修改了一些地方qaq/我不配@鱼子酱切开不是黑 


 


也感谢夜枭(我勾搭上劳斯了真好)给我修改语句并加了那么----长的字数hhhc@夜枭 


 


快乐hhhc


 




 




 


拉线--------


 


-我们能活着出去吗?


 


-终究会死一人。


 




 


伊莱·克拉克独自一人坐在庄园设置的休息室内,刚刚那一局的劳神使他现在精神十分不好。“哒哒哒”的脚步声响起,伊莱眯着眼抬头望去。


 


眼罩轻易就将他眸中闪过的一抹情愫遮挡住-是奈布·萨贝达。


 


伊莱笑了笑,在身旁拍了拍:“坐?”奈布没有含糊,径直走过去坐下。


 


“劳神了?”奈布问着,他略带着几丝复杂的语气使伊莱有些捉摸不透。


 




 


是生气?是内疚?是感激?反正不会是爱意。伊莱深知这一切,因为他用天眼看过。


 


看到了什么?伊莱想着,是奈布坚决离开的身影。


 




 


“嗯,有点。”伊莱笑着,不着痕迹的远离了一点奈布。如果没有结果,那就不要产生任何误导。


 


雇佣兵注意到了这个细节,他微微皱了皱眉,将手中的药物递给伊莱:“吃点?能让痛苦缓解一些。”


 


他思索一番后又说到:“是艾米丽给我的。”


 


伊莱接过药品,毕竟自己是真的头疼,随后他缓缓起身:“萨贝达先生不回去吗?下一场比赛好像有你。”


 


“现在回去,”奈布犹豫了一下,又看了一眼伊莱,“记得吃药。”


 


“谢谢关心。”


 




 


将药物放在床头柜,伊莱轻抚着役鸟,他像是在问着别人,又像问着自己。“不会有可能的,对吗?”


 


役鸟歪了歪头蹭着伊莱的手心,伊莱微笑着,他将自己的眼罩摘下。


 


再看一次吧,拜托了。


 


猩红的场景,红眼的怪物,同伴失声的呐喊,庄园的崩塌,还有,鲜血源源不断从胸口处流出的奄奄一息的奈布。


 


伊莱喘着气惊醒,他发现眼泪已经顺着脸颊流了出来。


 


如果结局能改变就好了。如果我能挽救……


 




 


奈布发现这几天伊莱一直在躲着自己,只要他在的场次就一定没有伊莱。而且,最令他担心的是,伊莱的脸色越来越差。


 




 


这一局有他啊。


 


伊莱看着手中的游戏邀请函,他思索了一会,带着役鸟捏着邀请函来到了艾米丽房间。


 


“真是劳烦了。”伊莱抱歉的笑了笑,“这一局恐怕又要您替我参加。”


 


“报酬。”艾米丽接过邀请函,“艾玛会远离那个疯狂的‘慈善家’吗?”


 


伊莱沉默了一会:“……如您所愿。”


 


“嗯,需要休息吗?”艾米丽看着伊莱苍白的脸色,“你……算了,我不该干涉。”


 


“不了,我还是先回房间吧。”伊莱转身开门,却直直碰上奈布。


 


奈布有许些气愤,他没有想到伊莱为了躲自己竟然动用天眼。“你是傻吗?”奈布略带心疼的声音响起,“不想跟我接触你可以直说啊。我以后会和你保持距离的。”


 


“伊莱·克拉克。”


 


语气的加重使得气氛逐渐变得沉重起来,这种生疏的称呼代表着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
 


伊莱想起当时看见的奈布坚决的转身离去的场景,与眼前相符。


 


那是……我造成的?


 


手伸出想要挽留对方却又放下,伊莱苦笑一下,默默走回自己的房间。


 


这几天他愈发变得没有节制,几乎每天都会动用两次天眼,一次与艾米丽交易,一次用来预测未来。


 


是鲜血是喊叫,是呻吟是哭泣,庄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绿色的身影闪过,他追随着,是奈布。眼前的人不像最开始预测的那样,而是用略带悲痛的眼神望着庄园内。他站在大门口,手上拿着沾血的眼罩。那是自己的眼罩!伊莱一眼就认出了,他有些不可置信,发生了什么?是自己死去了?他放弃了看奈布的视角,开始追看其他人的,即使这会使他更加劳神。


 


平时用来游戏的场地几乎到处都是鲜血,小丑疯狂的声音,杰克淡淡的哼歌声,红蝶轻柔的笑声……这一切都给庄园更抹上了一笔血腥。他看着,那个‘慈善家’为了园丁死去,调香师看着保护她死去的空军流出眼泪,而入殓师,则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切,他为着死去的队友入殓,只不过这一次的入殓不会返生。


 


他看见了,自己的身体在旁边摆着,露出面容,旁边则放着奈布最心爱的弯刀。


 


伊莱清醒过来。时间,我需要知道时间。这么想着,伊莱准备再次使用天眼。已经很疲倦的身体不堪重负,役鸟也用喙轻轻啄了啄伊莱。不过也没有关系,他能活着出去就好。


 


“我知道了,我今天不会在使用了。”伊莱笑了笑,他瘫在床上,昏昏睡了过去。


 




 


在梦里,伊莱看见了奈布与自己初识的场景,不太愉快,伊莱笑着。


 


“伊莱!醒醒!”


 


谁在叫我?眼眸缓缓睁开,入眼的是奈布焦急的面孔,还有周围人担心的目光。


 


“怎么了?”伊莱问。


 


艾米丽说:“你太疲惫了,到了身体已经不能承受的地步了,所以你晕了过去,如果不是奈布有事找你,你可能……”


 


“我只是睡了一觉啊。”清澈湖水般的双眸半闭略带迷茫,交织更多的是疑惑不解。


 


奈布将其他人一个个推走,关上门,然后自己坐在床边。


 


“伊莱。”


 


 奈布淡淡开口,眸子里倒映的满是他的身影。


 


 “我后悔了,我忍受不了离开你的生活。” 


 


“即使或许只有一个小时,短短一分钟,甚至到一秒我也忍受不了。”


 


 “我全身细胞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你。我想告诉你,伊莱。” 


 


“我爱你。” 


 


对于与昔日相反的雇佣兵先生突如其来的告白,伊莱愣住了,是不知所措。


 


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奈布的告白,即使内心更多的是激动。


 


奈布抿了抿嘴,神色有些低落:“如果你不能接受,我想我能忍受住的。”


 


“奈布,”伊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“我接受,我也爱你。”


 




 


或许因为两人互通了心意,伊莱这几天都不再运用天眼,面色也逐渐红润起来。


 




 


直到后来,伊莱在奈布的怀中再次使用天眼。


 


时间到了,来狂欢吧,来自庄园的邀请。是输是赢,是生是死,都由你的能力而定。最后一场游戏,来吧,尽情享受,来吧,尽情释放。狂欢夜在星期五,狂欢夜马上开始。


 


“伊莱?”


 


奈布为伊莱抹着额头的汗水,看着伊莱一脸的惊慌不由的问。


 


“奈布,快告诉大家,庄园要……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伊莱,这是真的?”恐惧在求生者之间蔓延开来。


 


“是的。”


 




 


  ——在最后的几天,享受吧。


 


 奈布与伊莱十指相扣,两人的眼眸中都满是对方。


 


 “伊莱。”


 


 “嗯。”


 


 “一起活着。”


 


   “……好。”


 


 最简单的回答却蕴含了最深沉的情感。奈布用他那犀利的目光紧盯住伊莱,就像往昔他在枪林弹雨中紧盯着敌人不放一样。


 


不过此时他知道自己面前不再有纷飞的弹壳与洒落的鲜血,他知道他们此时面对的是自己最爱的人,是自己的彼此。


 


奈布仿佛已经看到了属于他们的那个美好未来,只可惜,这个美好的未来还仅仅是个虚幻的梦,需要他们自己打破那道黑暗的屏障,发现它背后明媚的阳光。


 


“……我说……”


 


犹豫片刻,奈布扣住伊莱十指的手突然握紧,指尖突如其来的压力让伊莱在一瞬间慌神。


 


奈布开口,但他发现他的声音在此时竟然沙哑的可怕,似乎像含了一把青嫩的艾草一般苦涩,“伊莱,你相信那个预言吗?”


 


 “……当然,奈布。”提到这个,伊莱将头虔诚的低下去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带着对神明的爱戴与敬仰让他扭过头注视着肩头上的小猫头鹰。


 


他冲鸮示意的点点头,眼里满是笑意,“你会明白的,这是我信仰的神明赐予我的神圣预言。”


 


 “相信我,伊莱!”奈布像是怕伊莱下一秒就会消失在自己面前似的把对方紧搂进怀里,双眼在那一瞬间绽放出对未来渴望的光彩与自信的光芒,“你要相信我,我一定可以把你带出去。”


 


 “奈布……”伊莱的声音有些哽咽,他头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能力与预言。


 


为什么要让他提前知道他们无意义的举动?为什么要让他提前知道这个残酷的结局?他宁愿和自己的爱人一同死在虚假的美梦里。


 


 “别忘了,我可是佣兵。放心吧,我们会没事的。”他又重新把伊莱推开一些,他仔细的看着伊莱,仿佛是想把他的眉眼全部刻进自己的脑海,“相信我吧,伊莱。我将会赐予这个预言新的意义,我将会改变一切。”


 


      


 


 “我终将会成为你信仰的神明。”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“好了,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。”伊莱摸了摸身旁孩子的头。


 


孩子们好奇的问:“那结局呢?”


 


伊莱身后缓缓走出一人,他抱住伊莱:“当然是美好的,他们逃了出去,并且幸福的生活下去了。”


 




 


是的,预言终被打破,是那人带着他逃出了命运的囚牢。


 




 


End.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
 



咱佣占今年能拥有情人节24h嘛qaq我好想看www

丢失的记忆


骗到评论后滚来更新qaq

刚刚在半次元更完就搬过来了www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“是谁在呼唤我?”眼前只有一片漆黑,声音在耳旁不断响起。


“奈布!奈布!奈布……”




“!”奈布睁开了眼睛。


“奈布,你已经昏迷两天了。”艾米丽看着他,眼中带着一丝悲哀。


“是吗…”奈布脑中又回想起了那个声音,他问:“大家都逃出来了?”


“是的,你们四逃呢~”


“为什么我会昏迷?”奈布十分不解。


“不知道,你出来后毫无征兆的突然昏倒在地上了,还是威廉把你带到我这里的。”


奈布低眸,脑中又回响起那个声音,只不过十分模糊。「…庄园………新人来到。」


“艾米丽,”奈布开口,“如果一个人脑海中有声音出现,这是什么情况?”


“什么?”正在专心致志整理医用品的艾米丽回头问,“我刚刚没听清,你要不在重复一遍?”


“没什么,我先走了。”


“不留下来休息几天?”


“不了,谢谢。”




“呼。”奈布看着自己打开的大门冲向门口跑来的玛尔塔喊,“玛尔塔这里!”


“哈,”玛尔塔将手中的信号枪对准身后的杰克并射出信号弹,趁杰克眩晕的时间跑出了大门。


“真是多亏你这局先去救人了,不然我不一定能跑出来。 对不起啊,杰克先生。”玛尔塔对着奈布笑了笑,随后对刚回来的杰克道歉。


“被美丽的小姐开枪也是一种荣幸。”杰克并不怎么生气,他点了点头就进入了下一场游戏。


“准备休息一下吗?”先一步出来的特蕾西问,“去准备一下礼物给过几天要到来的新求生者?”


“新求生?”奈布有些疑惑。


“是的,一星期后会到达庄园。”玛尔塔解释道,“代号好像是先知。”


“……”奈布没有说话,“我知道了。”




-新求生……


奈布愣愣的盯着床头,那个声音也提到过要来新人。奈布想着想着就不由得睡着了。




“奈布?”


“你是谁?这几天为什么要在我脑海里说话?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
“……奈布,你以后会知道的,我想我们很快会见面了。”


“你的意思是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难道你就是那个新人?”


“你会知道的,你该醒了,奈布。”




话音落下,奈布也从梦中醒来。


“啧。”奈布从抽屉拿出军刀,缓缓擦拭着它。


-真他*烦人。 奈布暗骂一声,决定不想那么多了。




距离新人到还有3天。


奈布在过去的三天再也没听到那个声音了。


-难道是我的幻觉? 奈布躺在床上,望着窗外迷人的夜色,他感觉像极了某人的眸光,-像谁? 奈布想了又想,却想不起来。


“能看见我吗?”面前的人影冲他摆手。


“你是那个声音的主人?”


“是的,话说菲欧娜的技术不错呢。”人影看向奈布,奈布只能看清人影的眼睛,比他在夜晚所看见的景色还要更美。


“菲欧娜是?”


“是我的挚友。”


-啧,为什么我听到这个答案会感到不爽……


“不行,她不能是你的挚友。”


“理由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没有理由就不要这么说,奈布。”


“我才是你的挚友。”-为什么我会突然说出这句话?


“虽然你说的不太对(注1),但是你想起来了?”人影似乎有些惊喜。


“没有……我难道忘了什么?”


“可能是吧。好了,奈布,天亮了。”




对话在人影的话语中结束。






还有一天。


奈布并没有给新人准备什么礼物,他只想知道新人是不是那个人影。




“奈布奈布!快走!新人到了!”威廉兴致冲冲的拉着奈布像庄园大门跑去,奈布看见那人后愣住了。


-他是谁……好熟悉啊。


那人好似注意到奈布的目光了,他回头向奈布笑了笑。


“你好啊,奈布。我是伊莱.克拉克。”


end.




失忆奈qaq


注1:在奈布失忆之前(也是来到庄园之前)他和伊莱是情侣(是伊莱男朋友)的关系,所以伊莱说奈布说的不太对。


之后可能会有番外~


1k+小短篇,祝食用愉快~


我想要评论qaq











请原谅我占tag qaq

如果这条下面超过十条评论(不算我的哦w),我就写佣占文(随机掉落甜文,虐文或r)(更大可能是从bcy搬我写过的文www)

( :∇:)救救一个梦想拥有评论的孩子吧qaq

今天刚到的伊莱和新衣服hhh


佣占锁死!!!钥匙我吞了!

庄园

ooc警告来袭


红蝶警告!


可能会有与推演不符合的地方,不要生气哈qvq

----------------

一切都结束了?


美智子笑了,她看着遍地的鲜血,眸中闪着嗜血的光芒。


“美智子……”曾经让她魂飞梦牵的声音响起。


美智子没有去看那个人,她咬紧嘴唇,手起刀落,新娘子彻底没了气息。


“美……智子……”声音越来越轻,仿佛下一秒就会消散,美智子的眼泪终于溜了下来。


对不起……


她心里无声的说,但她终究离开了这个让她心痛,让她成魔的地方。


后来,她收到了一封信。


‘亲爱的美智子小姐:’

‘有兴趣来到欧利蒂丝庄园吗?’

‘在这里你会找到属于你真正归属的地方。’

‘你将不会被杀害,也不会被敌人所追赶。’

‘在这里,你可以得到永生。’

‘只要你能付出代价,欧利蒂丝庄园的大门就为你开启。’

‘---夜莺’


“可以去看看。”





“这里,就是那个庄园?”美智子注视着眼前的大门。


‘吱嘎’一声,大门被人打开。


“欢迎来到这个庄园,我亲爱的美智子小姐。”


美智子淡淡的笑了一下,眼前这个戴面具的男人说的话让她将心中的疑惑解开。


“真的有这个地方啊。”美智子随着男人进去,她环顾了一下四周,“有点阴冷的感觉呢。”


“这样不好吗?”男人发出了笑声,“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可是绅士的不对,我叫杰克,美智子小姐。”


“你是怎么知道妾身的名字的?”美智子不禁有些疑惑。


“庄园有新人来临时,我们是要抽签决定谁去迎接的。看来我非常荣幸才能迎接您这样的美丽的小姐。”杰克动手将面具带到侧面,美智子看的出来杰克是个很英俊的男子。


“妾身该怎么做?”美智子停了下来,“这个庄园不会那么简单吧。”


“聪明,美智子小姐,夜莺女士在大厅等着你。”杰克的嘴角微微勾起。


“希望能和您成为愉快的合作伙伴。”





暗恋(应该是论坛体?第一次写qwq)

ooc警告!


沙雕警告!


佣占警告!

------------

楼主:

暗恋对象好像不喜欢我怎么办!


1L:

回溯吃刀真愁人:

嗯?这是哪位庄园好汉?


2L:

小人书真的有用:

该!


3L:

天使真好看:

骚年,麻烦讲下你的故事。


楼主:

(回复3L)我成天在我暗恋对象面前晃悠,可是他竟然每天只看他的宠物!!!我好气哦!


5L:

要吃猴头嘛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
6L:

艾玛真可爱:

大胆一点直接表白多好啊!


楼主:

(回复6L)我怕他拒绝我。


8L:

倒地放屁好烦人:

宠物?你该不会是暗恋穆罗吧!


楼主:

(回复8L)怎么可能!!!!


10L:

我不是猴子啊:

‘他’?你俩都是男的?


楼主:

(回复10L)嗯


12L:

分身又挡道了:

自古男男出cp~


13L:

天使真好看:

楼主勇敢点!相信我,你一定不会和他在一起的!


楼主:

(回复13楼)……gun




奈布刚放下手机,门就被人敲响。


“谁啊?”奈布打开了门。


“奈布。”伊莱走了进来,“你,发帖子了?”


“没有啊~”奈布眨了眨眼睛,装作一脸茫然的回答道。


“不是你啊。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呢,看来是我多想了。”伊莱笑了笑,“那我回去了,鹰鹰还没梳毛呢。”


“哎?等等!”奈布在伊莱转身的时候拉住他的手,“是我发的。”


伊莱没有说话,只是笑的十分灿烂。


“我是暗恋你,你不会”


“我也是。”奈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伊莱打断了。


奈布愣了愣,眼睛亮了起来。



小剧场:

15L:

我不是猴子啊:

我刚刚看见伊莱到奈布房间了!!!


16L:

艾玛真可爱:

感谢我的助攻吧~是我把这个帖子给伊莱看的哈哈哈







遗忘

ooc警告!


园丁视角


--------------

“伍兹小姐!克,克利切喜,喜欢你!”

“伍兹小姐!克克利切将,将会是你最,最好的情人!”

那个家伙他真的好烦。






说来奇怪,好久没看见那个烦人的‘慈善家’了。不得不说,没有他,世界真是安静啊。


真是对不起稻草人先生啊,为了我的天使,我的良药,我不得不把你烧了呢。如果没有你,天使就逃不出来了~


好奇怪,天使怎么会躲我呢?希望是我多心了吧。可恶,如果有那个家伙,天使一定会安慰我的!真希望那个家伙能回来,可惜……


又是新的一天。那家伙,哦,勉为其难的叫他皮尔森先生吧。皮尔森先生还没有回来,这回,那个害我父亲死亡的男人竟然看见我就跑!我有那么可怕吗?不过就是手上拿了一根火柴啊。


天使躲我,那么我去找她吧。可是,天使怎么会害怕我呢?哦?不害怕?那你为什么会后退?


庄园主那个东西真是好用。我真是感谢他。


哦,天使,带上你那美丽的翅膀。沉睡吧,你将永远,永远是我的天使。


那个男人!莱利先生!他竟然擅闯我给天使布置的天堂!不可饶恕!既然如此,你也去陪皮尔森先生吧!


哦,我想起来了,皮尔森先生。


是我亲手将你麻醉,塞进稻草人先生里面,也是我亲手将你烧死。


“可是,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
--------------

黑园,

大概是社园加上园医。

看不懂看下面


艾玛首先觉得克利切烦,将他连同稻草人一同烧毁,然后却遗忘了这件事。

艾米丽和莱利知道这件事。

所以都躲着艾玛。

后来艾玛一直觉得艾米丽躲着自己,所以杀了艾米丽,将她做成标本放在艾米丽房间。

莱利又看见艾米丽被制作成标本的样子。

所以被艾玛杀了。

最后园丁想起来克利切被自己杀害


最后一句话是开放性结局哦⊙∀⊙!







忘记

解厄×思明hhh

严重ooc!!!

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思明,醒过来吧。”一道温和的声音响在思明耳边,思明看着那人,抿了抿嘴。

“醒来吧,然后,忘了我。”思明眼睁睁看着那人离他越来越远,他想追,但腿好像被定在原地一样,动也动不了。



思明睁开了眼,映入眼帘的是他的房间。

“!思明醒了!快去叫艾米丽!”守在思明身边的艾玛开心的喊着艾米丽的名字。

“奈布,你终于醒了!”一旁的威廉大大咧咧的将刚从床上起来的思明抱在怀里,“你不知道,我们刚刚以为你不会醒来了呢!”


思明嫌弃的皱了皱眉头,推开了威廉:“得了吧,你巴不得我醒不来,这样就没人跟你抢救人位了。”

威廉愣了一下,随后笑着说:“没有没有。”


“好了,思明需要休息,都先离开吧,反正他都醒了,不是吗?”刚到思明房间的艾米丽微笑着揉了揉艾玛的头。

“好的,艾大……艾米丽!”威廉险些将‘艾大丽’这个名字说出来。


“你刚刚说什么???”艾米丽的脸阴沉下来。

“没没没什么,我先走了,奈布再见哈!”威廉醋溜一下跑出了思明的房间。


“奈布再见啦,你自己先休息吧。”艾玛笑着将艾米丽拉出去。

“再见。”



‘为什么感觉有点空虚呢?’

‘明明应该有个人会留下来陪我啊……’


思明揉了揉眉心。


‘我到底在瞎想什么……’



思明一边看着四周一边向餐厅走去。


‘不,不对。这个房间应该有人。’

思明在一个紧闭的房门前停了下来。

“有人吗?”思明敲了敲门。

没有人将房门打开。


‘怎么回事?’

思明站在一旁,努力的思考着。

‘我好像……’

‘忘了什么。’


“奈布,你站那里干嘛呢?”威廉好像有点紧张的向思明走来。

“这个房间有人住吗?”思明问到。

“怎么会!”威廉叫到。


“威廉。”玛尔塔听到了声音走了过来,“奈布,失陪一下。威廉,你过来。”

“奈布我先走了哈。”


思明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他们。

‘他们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事情。’



“威廉,小心点,别让思明怀疑。”玛尔塔严肃的看着威廉。

“我,我是真没想到思明没了记忆竟然还能保留对伊莱的感觉啊。”威廉苦笑道。

“这的确是个问题啊。”玛尔塔叹了口气,“但我们要遵守对伊莱的诺言,不能让他的努力白费。”


-----

“伊莱,你要救奈布?”艾米丽担忧的看着解厄。

“是的,他是我最爱的人。我不能看着他走向死亡。”解厄笑了。

“代价是你的死亡,你愿意吗?”伊德海拉凝重的问到。

“我愿意。但是,让他醒来后忘了我吧。”解厄在思明唇上留下一吻。



如果终要分离,不如将我遗忘。





求而不得(慈善家视角)



ooc警告


短小警告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克利切会永远保护艾玛。


这是我曾许下的诺言,克利切不会食言的。


所以我跟着伍兹小姐来到这个鬼地方。该死的,这里怎么会有那么讨厌的上等人!


希望伍兹小姐没有看到我这么粗鲁的一面。


在看到伍兹小姐与那个稻草人的接触后,我感觉很愤怒。


克利切将会是你最好的情人!


为什么伍兹小姐会和克利切越来越远?是因为那个医生?亦或者是那个稻草人?


如果世上有光,伍兹小姐,你将会我永生的太阳。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,都深深吸引着我。


如果克利切是那个稻草人,伍兹小姐将会看我了。


伍兹小姐的手好温暖,克利切和她说上话了!


伍兹小姐想让克利切下地狱吗?


好吧,只要是伍兹小姐希望的,克利切一定会做到。


火烧的有点疼呢,没关系,只要伍兹小姐开心就好。


永别了,我亲爱的伍兹小姐。


--------

克利切视角


可以联系我之前写的 求而不得 qvq